2.世间无序需归正 仙神传法欲大统

 

西游记前传作者:致宁。讲述了西游之前发生的惊天动地、纷繁复杂的背景故事。系统全面地揭示了西游记主要人物包括如来佛祖的来历以及各个故事的前因后果,解开了西游记中暗含的神秘深层的背景缘由及诸多未解之谜。描写了西游记之前的精彩故事 ,展现了这部经典名著的深层一面。 点击阅读

上清天弥罗宫中,元始天尊讲完大道,灵宝天尊传毕太极,道德天尊得传了完整的太极大道大乘混元道法,心中已有大道法术,只待修成真身上神。

元始天尊又施展无上大法,汇聚天地九阳真气,生出一位真神:太乙天尊。太乙者,太一也,出世便有上圣慈瑞之相。

太乙天尊在金光瑞霭中显形,见了元始天尊下拜,又向另二位天尊行礼,灵宝和道德天尊还礼。元始天尊道:“我观此界,宜以仁德者为天帝,我化太乙天尊,令其为天帝,代表众生心中的上天之意,你二人,可辅佐天帝共同治理。”说罢,元始真神化作一道金光回归本位,只化身留在此界。

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和太乙天尊领命拜别元始真神。

道德天尊得道,天帝已立,灵宝天尊施展法术,在三十三重天太清境中建立兜率宫府,供新生上天护道神圣道德天尊居住。又在九重天上设立一座灵霄宝阁,供天帝议事,后有寝宫。灵霄阁虽然不大,但通体紫霞金光,瑞气笼罩,乃是一座精致的灵仙之阁,其他三位天尊各自居于自己宫中,而弥罗宫则专为几位天尊听讲大道之法之地。太乙天尊谢过灵宝天尊,自此便在灵霄阁中行天帝之职。

天帝初立,太乙天尊奉元始之道,招来三位先天神祇,分别交付使命,乃是:中天北极紫微星,总领众星,掌管日月星辰,令日月有序;南极星,总领万灵;勾陈上宫,安定南北两极。安置完毕,上天遂渐显现有序。

道德天尊初得道法,还不具高深法力,因此潜心修行,法力得以日渐精进。

大罗天上八十一天,世间已过万千年,山河湖海,万物繁生,花草树木,鸟兽鱼虫,呈现出勃勃生机。其中又有因天地造化得天地日月之灵气而幻化成形者,是为妖。此时的地界,妖类滋生繁衍,数量渐逐众多,遍及各处。

妖虽灵动,却无灵性,因自在天生,故无拘无束。或单独行走,或成群结队,每每也有你争我夺,有些也颇具神力,但都浑然不敬上天,世间一切处于无序之中。几位天尊和天帝看在眼里,皆认为需加以管束教化,尤其是太乙天帝巡查地界时感触更深。遂太乙邀灵宝、道德两位天尊在灵霄阁聚首,共同商议此事。

太乙天尊居中而坐,另两位天尊就座两旁。太乙天尊开口道:“今请二位天尊前来,是为商议地界妖类众多,尚且未有管束,不知敬天礼神,世间乱而无序一事。”灵宝天尊点头道:“现今世界,诸神随意而为,万物滋生,有得天地精华者修炼为妖,也是天生随性,无有善念,爱妄动,不知礼敬上天,确需教化。”

道德天尊时时关注天下状况,听罢也道:“自打开辟以来,诸神各自而立。众生无序,其中不乏有性情凶恶胡做非为者,且有法力,却皆没有敬神之心,恐将来难免生乱,做出有违天意之举。世间本应因循有序,故此是要加以约束,令其知序明理,祭天供奉听从天帝管辖才是。不知太乙天尊意欲如何?”

太乙天尊听罢道德天尊一番话道:“此事正当迫切。世间混乱之形态,乃治理尚且缺失所致,我等即已奉元始天尊大道之旨执掌天地,本应担负起管束之责。那地界成精之妖数量已是众多,遍及各处,且甚为愚顽,又有好争斗之本性,一旦发生变故,做出逆天意之事,威胁上天,届时将无以收拾,需及早整治,加以管束。妖类众多,教化不易,恐耗费时日,故单凭你我几个无暇顾及全部,需是在地界寻些得力之选代为整治。”道德天尊闻听太乙此言便问:“不错,但不知是否已有详细安排?”太乙天尊道:“尚且没有安排,故而请两位天尊前来商议。”

灵宝天尊此刻道:“这个不难,我去其中挑选一些,传其道法,命其统领那些地界成精的生灵便可。”太乙天尊一听有理,不禁点头,一旁道德天尊却是摇头,太乙和灵宝天尊见其似乎有疑义,太乙便问道:“道德天尊对此有何高见?”道德天尊道:“能统治如此众多妖类者,需是非同一般,只有仙灵方可。而自天地开辟以来,仙神皆是先天精气所化,屈指可数,各有其位,一时无更多神灵生出。那地界生灵,本有共性,从中料难挑出所需之选,助上天统领苍生,况又无法确保所挑中者一定会听命。”

太乙天尊闻道德天尊此言便问:“那依照你的意思,该如何是好?”道德天尊回答道:“依我之见,还是新打造的为好。因是应心所造,即可保其天生具有仙性,又必可听从使命,此乃是两全之策。不知灵宝天尊意下如何?”

灵宝天尊道:“此法虽好,不过也有不妥。一是打造天生仙灵之体亦难保一定成功,二来即便打造而成也仍需教化,至于其将来是否一定听命倒也没有定数。”灵宝天尊坚持自身的看法。

太乙天尊见两位天尊各执一词,似乎都是在理,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思索片刻后,对两位天尊道:“二位所说皆是有理,一时孰优孰劣难以断定,我看不如这样,两位各自按照自己所说的方法分头行事,哪个成行,就依哪个,若都得成,那是再好不过,二位看如何?”

灵宝和道德天尊互相看了看,同时点头道:“好,就依此行事。”

太乙见二位认可,便安排详细,告诉两位天尊,但且需要相助,尽可提出。灵宝和道德天尊谢过太乙天尊,就此议定,相互辞别,分头行事。

先且不说那道德天尊如何去打造仙灵,灵宝天尊出灵霄阁之后,随即前往下界寻找可堪教化之徒,同时也准备要对世间生灵进行启蒙。

来在了地界,灵宝天尊放眼望去,见那广袤山川已因日月照耀,雨露润泽,滋养出花草连片,绿树成林,生灵遍布。山林之间,飞鸟穿梭,走兽欢跳,一派生机盎然,却不见些许妖类的踪影。原来那妖类生性机警,且好在阴暗之地躲藏,故而难见踪迹。灵宝天尊知是其秉性,心中早有打算,故此并不急切。驾祥云,运金光,来在昆仑山的山巅之上,至琼崖开阔之地,见正有一瑞兽在卧,远远望去,一团祥氲环绕,锦鳞生辉,金角玉蹄,狮头龙尾,正是那兽中之首麒麟,乃是天尊心中首选。

灵宝天尊收金光祥云上前,麒麟见是有上神前来,立起身相迎。天尊点头相见,对其直言到:“今有地界妖类四生,无有管束,未听教诲,不敬天地,易生祸乱,你乃兽中之首,可否愿意协助上天统御这些妖类?”

麒麟听天尊所言,方知原来是为此事而来,略加思索,开口道:“地界生灵各有其秉性,天地间当任其自由驰骋,我亦是如此,况且群兽尊我为王,我无意统领群妖,还请天尊另寻恰当之选。”灵宝天尊见麒麟无有此意,知是自然之道,只点点头,未作停留,告别转身而去。那麒麟昂首扬须,一声长啸,送别天尊。

离开麒麟之地,灵宝天尊一路思索前行:“想那麒麟乃是地界灵物之长,本是统领地界生灵的上佳之选,只可惜其无意为之。”虽是有遗憾,但也无碍,天尊早已备有他法,便睁慧眼,四下观瞧,凡见有群妖聚集之处,灵宝天尊便明暗之中仔细观察,看有无可选之材,尤其是那些群妖之首,天尊都着重留意。

妖精虽然数量众多,但皆由无有灵性的草木鸟兽所化,自打成妖之后,便在天地间恣意放纵,野性根深,冥顽不灵,有的甚至不易接近。天尊在那山海之中、林草之间挑选了些稍具灵气已成妖形的鹏、蛟、狮、猿、虎、豹、狼、虫,聚拢来,在洞天府地,试着以道义开启其听从教化之心、尊天敬神之意,再在其中择些有悟性者,传其修行之道和一些法术,看看能否选出可堪重任者。

灵宝天尊虽秉承有教无类之师传之心,却怎奈这些个凡间精怪却难以得其要领。有的虽习得了一些法术,但却任意成性,反倒相互之间争斗,皆不愿听从管束。灵宝天尊在地界多日所遇皆大同小异,难以达成所愿。因始终无果,天尊不禁有些失落。

天尊见自己的设想堪堪就要落空,怅然间,想起同他一起分头行事的道德天尊,不知其现在何方,结果如何?或许他的自造仙灵之法才是可行良方。灵宝天尊边行边想,继续找寻,忽然计上心来:既然已经成形的妖类性情已定,难以教化,何不在尚未成形的生灵当中择其有灵性者进行点化,再加以教诲,岂不也能合乎心意?灵宝天尊一番斟酌之后,更觉此法可行,主意已定,心中一扫这些时日的郁结,不禁欣喜,仙步轻快。

点化未成形的生灵,需是挑选有先天灵性的才是上佳之选,哪里有此种灵性之物?地界还属昆仑仙山。那昆仑山,本是盘古脊梁所化,灵兽、仙木众多。灵宝天尊几经搜寻比对,终在昆仑山上选中一株菩提神树,此树生于天地之初,立于昆仑山巅,汲取天地日月精华,早有灵性。

天尊来在树下,见那菩提树高百尺,干劲枝遒,根深叶阔,迎日而上,遍体灵光,知是非凡之木,遂不耽搁,即刻施法点化。因早有灵性,一经天尊点化,菩提树随即成形,有了自如之身,见天尊倒身下拜称谢。

天尊心中喜悦,将其搀起,仔细打量,见其面色沉静、心绪笃实,仙性遍体,心下满意,遂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告之:“我乃是上天之神灵宝天尊,此行的目的是找寻合适之选为上天统领地界生灵,如你愿意,我可传你修行法力,待你有成之时,便可担当此重任。”

菩提树一听是天尊上神,且欲传其法力并委以重任,不尽欢喜,满口应允:“决不辜负天尊重托。”

灵宝天尊高兴,遂以树为名,为其取法号“菩提”,传其道法。那天尊有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化绝技,又集元始天尊大道和此界之要成《黄庭经》,是为其主要道义。天尊将那上天入地七十二般变化之术的口诀传与菩提,菩提十分具有悟性,心性又笃实,遇此难得机遇,更无旁骛,谨记在心,勤加练习。未久,菩提便可以腾云变化,山海遨游。只是未及深厚,但历经时日,依法修行不辍,便自不断增长。

天尊又与其讲解黄庭之道,菩提更显大彻悟之性,一点即通,遂得黄庭经之玄妙。

就这样,七七四十九日之后,灵宝天尊见菩提已得精要,满心欢喜,只因此行目的尚未完全达成,便叮嘱那菩提:“你已习得了我法术的精要,将来会安排你统领地界草木成精的生灵。”菩提点头。灵宝天尊又道:“只是这世上生灵众多,我还要继续寻找其他合适的人选,今后你便自己勤加练习,待你修炼达成之时,我会再来寻你。”菩提应允。灵宝天尊便自离去。菩提虽然不舍,但不敢违背天尊之意,惜别天尊,自行修炼不提。

天尊见此法果然奏效,便继续依此行事。那菩提乃天生木本之体,将来待其修行得成可安置其统领草木山石成精者,而统御兽类成精的,天尊则认为要在兽中再行挑选才是上佳。

天地初生之上古,虎豹狮狼等诸般猛兽成精,有非比寻常之威,灵宝天尊欲在其中遴选。怎奈此类猛兽太过凶顽,野性难驯,不服管束。遂只好放弃。天尊又在诸般灵兽之中左挑右选,终选中一只白牛,乃是牛之祖兽,即天地第一只牛形。那白牛身形巨大,肩高数丈,头顶一对长角,威武雄壮,力大无比,虽力大善斗却不与百兽争,生在昆仑山中,因食仙草,逐渐成精,有了灵性,恰遇灵宝天尊,天尊观其可堪教化,便将其点化成形。白牛被点化之后,果然拜谢。天尊于是说明来意,白牛表示愿听从天尊教化安排,于是灵宝天尊便将其收归门下,并传其法力。

那牛祖不同于菩提,天性灵动,没有菩提的沉静心性,只是好学法术,却无心习经。灵宝天尊知其天性,便只传了其法术,那白牛却也用心,亦学会了天尊所授的七十二般变化,也能上天入地。天尊得了菩提和牛祖,此行终是不虚,心中甚为满意。

再说那一心要自己从头打造仙灵的道德天尊,自灵霄宝阁辞别了另二位天尊,回到仙府,稍加安排后,动身前往地界寻找打造仙灵之物。经过习道和许久的修炼,道德天尊已是法力高深,精通天地五行之法、解化之术,无论是飞天遁地,还是移山填海、点物化形,都已信手拈来,自在随心,即得道又有术,再加上先天神体,此时其已可称得上是天地法力第一上神。道德天尊心中打算:须得是先天灵物,方可打造成为称心如意仙体,再加以教化,以助统领地界众生。

道德天尊来在地界,也见到山河蜿蜒、花草繁盛、走兽奔腾,真是诸般美景,不禁感叹,但此行却因有目的而来,故无暇停留观赏,却使神通,不在云里行走,只在低处飞行,时刻注意寻找可供打造仙形之物。

大地虽广,万物虽多,但多为凡物,其中倒也不乏精华,但要找寻道德天尊心中理想之物,也非易事。此时天地已有日月星辰,山石树木,但罕有先天灵气者,那些草木顽石大都无有灵性,道德天尊四处遍寻无果,不觉间也来在昆仑山之地。昆仑山气势磅礴,绵延不绝,冷峰苍岭,山顶常见风雪,百宝云集,山间每有灵兽出没,乃是个滋生神物的地方。众多开天之时生出的生灵,都在此生息,怪兽灵猴,奇花异草满山遍布。

道德天尊在昆仑山以东行走查看,正走处,远远望得前面有一株碧绿冉冉的芭蕉树,宽叶直干挺拔于艳阳之下,树上伸展出的芭蕉叶,绿莹莹,闪出道道光彩,一看便是非凡。

天尊走上前去,定神观瞧,只见此树高三丈有余,树干笔直,尤其是那顶上,迎空生有两片硕大的芭蕉神叶,每个也有一丈多长,映日闪耀,迎风而动。道德天尊一见,心中一喜:“这芭蕉叶真乃是不凡之物,如果能做成宝扇,可助风火之用。”于是便挥手摘了那两片巨大的芭蕉叶下来,持在手中又看了遍仔细。原来,这两片芭蕉神叶,一片是太阴之气所生,一片是太阳之气所养,那太阴所生之叶可生阴风化雨,而太阳所生之叶可生阳风助火。

于是天尊便施法力将两片叶子各做成一柄神扇,金丝为骨,绿叶为面,形状能伸缩自如,放在怀里。回头再见那芭蕉树,却没有原先的金光和仙气了。原来,只有天地初开所生成之物,长期吸收日月精华才能生出灵物。再往不远处看,只见一只生有六耳的猕猴,蹲在一棵树上向这边观望。

创仙所需要材料,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才算理想,天尊遍寻不着,正独自思量之际,忽见天上现明亮轨迹,划过天空,极为耀眼,一阵轰响,落下一大片五彩明石。这明石是天外之物,偶有落入此界,落地生五彩,是为天生五彩神石。道德天尊一见那石,不禁称奇。只见其遍体光耀夺彩,晶熠生辉,灵气不凡。天尊心中欣喜:“这造仙灵的材料来了。”



 

 

下一篇:西游记前传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