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太清意欲正大统 世间寻宝化仙形
 

 

话说这道德天尊,原生本是为执掌此界天地的化身,又听了老祖之道法,胸中有宏广天地,缜密体系,见天地乱象,生出自造生灵,统一天地之心。

 

此时天地间万物已有日月星辰,江河湖海,飞禽走兽,花草树木。道德天尊观世间现有万物,虽生机万象,但缺少灵性,具有先天灵气者的数量非常之少,可将来择其愿听号令者参与治理,但却不能成为气候。因此,势必需要再造能超越并可统御当前万物的生灵。

 

道德天尊寻思此生灵应为仙体,能传承道法,助其统领。可是那天地开辟以来,仙神屈指可数,现有诸仙乃是先天精气所化,再无神灵生出。而那些无有灵性的树木,走兽大都无有灵根,自己何处去找寻?还不如自行创造,更加称心。

 

拿定主意,天尊心中有了安排,于是天尊出仙宫天界,到地上游走一番,欲寻宝物来化仙灵之体。

 

那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多日不到地界,距离听道之前的情形,已是大为不同。地界山河已经不是之前刚刚生成那样荒凉沉寂,而是生机勃勃。混乱的江河一齐归于大海,树木花草种类又增添了许多,随着那日月光华滋养,走兽也繁衍万千,给山河增添几分生机,如果不是妖魔丛生,一切是诸般美妙。

 

天尊在地界游走查看,这一日行至一处大山之旁,此山名为昆仑山,乃是开天辟地时盘古脊柱生成。昆仑山气势磅礴,绵延不绝,山顶常年能见风雪,乃是个滋生神物的地方,众多开天之时生出的生灵,都在此生息,怪兽灵猴,奇花异草遍地。

 

道德天尊于是决定在这山中仔细游走几日,看看能否寻得理想的宝物。

 

那昆仑山下有土,山上有石,山体有林木,山间有走兽,乃是凡物,不易点化成仙,皆不是天尊心中理想之物。

 

一日,天尊正行走至山脚下,远远望得前面有一棵碧绿冉冉的大树,宽叶直干,闪出道道金光,一看就是个非凡之物。天尊走上前去,定神观瞧,原来是一棵芭蕉树。

 

只见此树高三丈有余,树干笔直,顶上迎空生有两片硕大芭蕉神叶,每个也约有三丈长,迎风而动,映日而闪耀。道德天尊一见心中一喜,想到:这芭蕉叶乃是不凡之物,如果能做成宝扇,可以在炼化时助其扇风旺火之用。于是便摘了那两片巨大芭蕉叶下来,又看了遍仔细。原来,这两片芭蕉神叶,一片是太阴之气所生,一片是太阳之气所养,那太阴所生之叶可生阴风化雨,而太阳所生之叶可生阳风助火。

 

于是天尊便上前摘了那芭蕉宝树最高处的两片叶子各做成一柄神扇,金丝为骨,绿叶为面,形状能伸缩自如,放在怀里。

 

回头再见那芭蕉树,却没有原先的金光和仙气了。原来,只有天地初开所生成之物,长期吸收日月精华才能生出灵物。再往不远处看,只见一只生有六耳的猕猴,蹲在一只树上向这边观望。

 

创仙所需要材料,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才算理想,天尊遍寻不着,正独自思量之际,忽见天空现明亮轨迹,划过天空,极为耀眼,一阵轰响,落下一大片五彩明石,这明石是天外之物,偶有落入此界,落地生五彩,是为五彩神石,天生灵气不凡。道德天尊一见这五彩奇石不禁欣喜,心想:这造仙灵的材料来了。

 

天尊沿着那最明亮的轨迹寻去,见有许多五彩明石正散落于此处,于是便在这一片五彩石中找了一颗最为通透的大块五彩石,高有三丈余,天尊一见此石,甚为欣喜,欲施法术就地将其点化成仙灵。

 

天尊先是将其内部精华初步化形,究竟化成何形,天尊想到当日在那芭蕉扇旁望见的一只猕猴,生得颇有灵性,于是就依照此形隐约化个形状,又据其眼、耳、鼻、口及身上通处点石九窍,成了仙胎雏形,然后辅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催动法术看能否即刻化之。

 

只见道德天尊凝神聚气,化为五行,催炼神石,意图使其成为仙灵之体。未成想,此乃天外之石,天尊虽为此界开天之神灵,亦不能得迅速点化之法,经过数次尝试,念了几轮咒语,那神石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天尊知是不能速成,但并未甘于就此放弃,决定多花费些时日来点化神石,于是又多费了许多心思,过去了许多时日。

 

直炼了个七七四十九天,天尊已使遍了法术,那神石依旧未有丝毫变化,还是初始那个雏形模样,如此一来,天尊不禁感慨,这世上亦有其无法掌握的玄机所在。昆仑山陡峭荒凉,积雪山顶,亦不是个好的久呆之地,于是天尊便产生了放弃的想法,但却又有不舍,毕竟如此神石难得,又经其点化,就此抛弃,甚为可惜,但不能化成心中理想的仙灵,天尊看着那神石,颇为无奈,心想:我即不能将其点化成形,又不愿将其就此舍弃,干脆让其自行吸收天地灵气,自己修炼去吧,让天地造化点化于它也许才是它最终的归宿,成与不成,何时成形让天地来决定吧。

 

想到此处,天尊遂托起那尚未成型的神石去寻找一个能安放的好去处,寻思着还得找人看守,以免野兽妖魔侵扰。

 

道德天尊驾仙云至云端高处,放眼四方,陆地四海,唯见那东海海外一座仙山,仙气缭绕,天尊乃此界开天之神,通晓天下万物诸事,知是那大地之根所在,有地仙之祖居于其间,便定下主意,带着那未成形的仙石前往那仙山。

 

天尊看中的仙山,便是那鸿蒙初生时便存于天地之间大地之根,海中之岛屿的花果山,乃是一个清净之处。此地位于东海之中,多年变化,岛上山中有水,有山林,有洞府,仙雾缭绕,花草丛生,四周海阔天空,碧水蓝天,山上翠绿葱荣,水府洞天,多有花果,许多生灵在此嬉戏,尤其是还有那人参神树,始于混沌之中,生于天地初生之时便在此间生长,又有那地仙之祖:与世同君在此居住修行。仙祖居于此间一仙洞之中,外遮水帘,其化大石为桌,中石为凳,小石为杯碗,在此居住不知多少年数,虽未得上神传承,但凭借天生灵性,自己也汲取日月精华,修炼成大法术,移形换影,袖里乾坤,卜算神通,一一皆精。又精心侍弄那人参神树,日生夜长,高达千尺,粗有数丈,叶如芭蕉,又使其开花结果,竟有长生灵效,只是十分稀少,每三千年才得开花,再三千年才得结果,又三千年方能成熟,却仅结三十只果实,这果实实不一般,寻常生灵吃一个可成仙活数万年,十分珍稀。

 

后来万物滋生,此间方开始多有野兽飞禽,见那仙祖周身光华护体,坐地飞升,与众不同,方知世上有仙灵。神树生得高大,远远可见,又有一日,飞来一虫,乃是一只金蝉,落在神树之上,每日鼓噪,吸吮神树汁液为生,竟也得灵体。

 

仙祖孤家一身,每日修行也颇为寂寞,唯有和此处东海之龙王尚能常谈叙交往,才不至孤单,那东海龙王居于龙宫之中,有此一仙邻,也乐得与之时常来往。为方便起见,仙祖便在洞中修一通道直达东海龙宫,方便行走。于是此间便时常仙踪龙影,更加灵气非凡。

 

那道德天尊架仙云霎时间来到花果山,落下云头又详细观看,见其间有一处洞府,洞府外挂一水帘,涓流不息。洞外有一石碣,石碣上刻:“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乃是那与世同君所刻。

 

天尊来在洞门口,高声说到:与世同君可在,道德前来一见。

 

那地仙祖正在水帘洞中打坐,忽听见外面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姓,却又不是那龙王的声音,便起身出得洞门来看个究竟,见一仙神立在洞前,身穿太极仙衣,一片仙云缭绕,旁边还有一块五彩仙石,隐约放着光华。凭感觉,仙祖猜出是那三清之道德天尊,只是不知那天尊为何突然来此,不敢妄加猜测,正欲问询,天尊先开口道:与世同君一向可好,道德有礼。

 

那地仙祖闻听果真是道德天尊到此,连忙施礼,道:不知太清来此,有失远迎,快请进来一坐。

 

天尊点头,将神石置于洞外,随仙祖进入那水帘洞内。

 

天尊来到洞中,见那洞内颇为宽阔,桌凳杯碗一应齐全,倒是个修养生息的好地方,仙祖请天尊先行落座,自去洞外取了那人参仙果,转身回到洞中。

 

地仙祖将人参仙果奉上与天尊润口,天尊见那仙果,鲜嫩光洁,通透润泽,自认虽为天神,也未曾见过,不禁称奇,吃一口唇齿甜香满溢,神清气爽,身轻欲飘,果然非凡奇特。天尊尝了几口,连声夸赞,吃罢人参果,天尊问:仙祖在此仙境一向可好?

 

地仙祖笑道:方寸之地修行而已,不知太上道祖来我这清净之地有何贵干?

 

天尊道:我此次前来有事想求仙祖相帮。

 

地仙祖一听,心中不解,道:哦,我一世外之小仙岂敢说能帮到道祖,但有所能,定会出力。

 

天尊点头道:我在那昆仑山上寻得天降神石,取其精华者欲将其点化,怎奈劳费多时,不得其要领,依旧无功,我便欲将其自行吸取天地日月精华,任其随天而化,又恐其被那妖魔野兽侵扰,便欲请你代为看护,你看如何?

 

仙祖一听,方才明了,那洞外神石原来有此出处,心下想:若答应天尊的请求倒也是一个和天尊结交的好机会,遂对天尊道:如此举手之劳,小仙愿替道祖分忧,可将神石置于那花果山顶,可采天地之气,日月精华,又无侵扰。

 

天尊一听十分欣喜,起身道谢,仙祖连忙还礼,即刻行至洞外,一挥手,只见那神石迅即飞升而起,稳稳落在那山顶之上。

 

天尊见那仙祖已有如此运用自如的法力,遂心生将其收归自己门下之心,便对其道:仙祖法力高深,独自隐居,无有施展,何不入我道门,我欲建立天地一统,届时定有高位得坐。

 

地仙祖一听,有些不解,便问天尊:不知太清所说何为天地一统,是有何必要?

 

天尊并不隐瞒,同时也想借这一机会听听地界之仙对他想法的看法。

 

天尊道:感天地众生,无序混乱,天地日月五行运行无据,天地万物,各自独立,章法无序,天地生灵生死轮回无有归所,将来仙神生灵渐多,而那万物滋生却需要及时有五行供养,需云时有云,需水时要有水,需火生而不可乱,如无人来掌管,万物却只能自生自灭,饥渴时无雨,居水处却泛滥如天地无有统一规矩,则必将混乱不堪,不合太极因循有序之道,更有那诸多妖魔,恶念于心,侵扰众生,乱自行经。我欲分封各路诸神,除去妖魔,有序分管天上地下,形成统一体系。

 

那地仙祖一听,心中始有犯难,心想:我本清净修行之人,本不想沾惹世事,那妖魔之乱,我也知道,因我居于世外,倒也不受其扰,但那道德天尊有此一心,欲建天地一统,除去妖魔,如此时不从,将来得成之时,我也难独善其身,如从那天尊,却又失却自如,这又如何是好。

 

仙祖心中正有盘算,面露迟疑,道德天尊早已看见,道:我并非强求,但请仙祖出山之事,我却有诚意,仙祖可多加思量,不必即刻答复。

 

听天尊这么一说,地仙祖心中松了一口气,容其有些思考,能更为周全,便道:多谢天尊体谅。

 

道德天尊说完不做久留,遂辞别地仙祖,临走仙祖还赠送多枚人参仙果与那天尊,带与其他二清享用,天尊致谢,回自己的三十三重上天去了。留下那经过点化育有雏形的神石立于仙山顶上自行吸取日月精华,又有那地仙祖看守,自是不受打扰。

 

 

 
 
 
一元初始大道生 天地开辟万物成 天神道法布广众 妖魔遍地起纷争
太清意欲正大统 世间寻宝化仙形 女娲施法创生灵 水火大战破苍穹